热线:18291891286/029-88662823
当前位置:首页>>行业风采>>游千年古村 品如歌岁月
游千年古村 品如歌岁月
日期:2019-11-30来源:​江西吉安市公路局吉水分局作者:​许金秀

  虽已过了立冬时节,但处在江南的吉水县尚贤乡千年古村栗下依然是秋高气爽。瞧,那碧蓝的天空中,盛着几朵白云,太阳盈盈地笑着,朵朵云儿一边轻轻地飘浮着,一边神奇地变化着各种各样的形状,让人无尽遐想。在这天空下,栗下古村与新居层次分明,沿山坡梯次而建,排列有序,古村内有保存完好的明清建筑群、大宗祠、古井、古塘、古桥等、楹联比比皆是,还有那迷人的红土丘,吸引着四面八方游客前来一探究竟。

  我与友人一同踏着铺满石头的小巷,石头大大小小,深深浅浅,一会儿向左弯,一会儿向右拐,小巷两边是坐落有序的古屋,留着古时候的韵味,那意境犹如时空在穿越。经过钱庄驿道,驻足锡明别墅前,抚摸着历经岁月沧桑的房屋,都可以感觉到那种生命的跳动,这里每片青砖灰瓦,似乎都在诉说着曾经发生的一个个动人故事。

  “花木一庭生春气  图书万卷得古香”红底金字的楹联旁边,就是一座大宅,走进宅内,环望四周,显然这里曾经的主人非富即贵。院子分前后院,前院的厅堂供着神位,遥想当年厅堂内每逢佳节定是人来人往,热闹非凡,主人背靠神位而座,以彰显其威信与地位。绕过旁边一个不起眼的小过道,过道是用木板相隔,顶部做成格子形,还雕刻着精细的花纹,令人赏心悦目,中间造型更是独特,是一个镂空式扇形,咋一看,让我突感“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因为当视线定格在镂空处,你会发现前面是一个宽敞而明亮的书院即后院。脑海中立马呈现出一副学子勤学图:书生们依窗而坐,明媚的阳光洒下来,那一张张厚实的木桌上,或摆着一张张素黄的宣纸,旁边放着一枚端砚,毛笔时而浅阁时而挥笔雕琢。此刻书房显得超凡的安静,空气也摒住了呼吸;或摆放着一本本诗经,先生一手持着书,一手背在腰间,一边在书院来来回回徒步,一边抑扬顿挫诵读诗经,书生们端坐在桌前,摆头晃脑地跟读着。听,朗朗读书声,有奔腾蹈海之气势,雄浑浩荡之魄力,饱满而又充满活力;亦或休闲之余,书生们追逐嬉闹之际,远远传来缕缕琴声,悠悠扬扬,一种情韵却令人回肠荡气,不知哪家相思女倚在房门,满脸写着忧伤,却无人能懂她心芳。真怕阡陌红尘终究繁花落寞,昨日情深未尽欢便分鸳鸯侣。

沿着小巷继续前行,安安静静的石板路上回荡着来来往往行人匆忙的足音。友人穿着细细的高跟鞋,小心翼翼地踩在这凹凸有致的石板路上,发出均匀的“咯吱咯吱”声。与其说这是穿着高跟鞋的脚步声,我更觉得这是时代的舞者,正在历史的琴弦上弹奏社会变迁的乐章;生活在这里一代又一代人,他们演绎着每个音符的低音、中音、高音,彼此汇集又彼此分散,使乐章富有活力,充满魅力。犹如栗下首届文化旅游节开幕式上的舞龙节目一样,该出场时就悠然地出场,随着音乐响起,大家把准自己的站位,舞动手中的木柄,一条锦色长龙在会场上翻腾起舞,带动了会场的欢腾,把现场氛围推向高潮,然而该谢幕时就悄然谢幕,没有过分娇纵,也没有一丝怠慢,一切都是那么自然而和谐。

  终于我们来到了“九栋十八厅”,“九栋十八厅”即“彭氏大宗祠”,四周是参差有致、雄浑古朴的马头墙,栗下古村建筑大多为青砖灰瓦,室内基本为木制装饰:几扇大而厚重的木门、数十个又圆又粗的木柱、木窗或廊道木板上还雕有精细的花纹,还有檐宇等等。这里的特别之处在于其内部结构依照客家居民“三进三开”扩之为“三进六开”,形成规模庞大的“九栋十八厅”蕴含着些许炫燿之意的典型建筑。其特点:高古幽深、雄奇大气、突显奢华。“三进”即跨入大门进下厅,再依次进中厅、上厅,层层递进,层层加高;“六开”,则以正厅为中轴,左右延伸,两侧院落对称,房屋对称,门窗对称,表现的是强烈的结构上的对称美!古典而素雅,使建筑具有丰富的文化艺术内涵。

  斑驳的墙面,留下一年又一年的印记,“九栋十八厅”整齐排列,檐角向上轻轻翘起,似乎是一个绝美的笑容。它似乎忍不住埋藏那么久的事,它想要倾诉,想给这一片天、一片地娓娓诉说那些久远而神秘的往事……大家齐聚一堂,整个大厅人头攒动,只为谁家娶妻或嫁女。大厅里摆满几十个圆桌,每个圆桌放着四个长长的木凳围着,厨房里几个人进进出出,忙着准备饭菜。靠着正厅腾出一块空地,摆放着两个木椅,木椅前面铺着一层稻草,旁边坐着一个特色乐队:敲锣、打鼓、吹着喇叭、拍着铜钹。乐队打起拍子,新郎新娘就要向坐在木椅上的长辈们跪拜,铺着的一层稻草就是方便他俩跪拜的,受拜的长辈会给新郎新娘拜钱,拜钱不比贺礼钱,贺礼钱一般份量较重,而拜钱只是随心意表示一下即可,大家图个吉利与热闹,看重的是礼仪之道。随着一长串噼里啪啦爆竹声的结束,众人知道该就餐了,大家很快围着已上好菜的圆桌就座,准备大饱一餐,但有一个菜是不会动的,就是桌上有一盘红曲肉,这个肉一般是由在座的每人分了或一人两块或三块,反正一定是平均分,分好后放一边,然后大家开始举杯喝酒,正式启动进餐模式。尚贤高粱酒在当地小有名气,常言道:到了尚贤喝酒没喝当地高粱酒,就如到了北京没去天安门一样——白来了。大家端着盛满甘红的高粱酒,你敬我,我敬你,一来二往,打开话闸,你一言我一语,氛围浓烈,有些年轻意气的人甚至论划拳输赢来喝酒,旁边围着一群看热闹的人,正在喝、喝完的,坐着的、站着的人人都笑容满面,但喝再多酒都不忘回家时稍上刚开桌时均分的那份红曲肉。

  绕过古屋,远远看见村外一座五层高的塔,名曰“惜字塔”。塔呈六角造型,塔身有彩绘。当年栗下村十分重视读书,写在纸上的文字,不能随意亵渎、丢弃,而是拿到惜字塔焚烧以示敬重。惜字塔旁边有一个驿站,驿站上方有一横匾“仁寿同登”,驿站内前后有“流觞”与“曲水”两块楣匾,南北呼应成“流觞曲水”意境。“流觞曲水”是中国古代民间的一种传统习俗,后来发展成为文人墨客诗酒唱咏的一种雅集,大家坐在弯曲的春溪两旁,在水的上流放置酒杯,任其顺流而下,杯停在谁的面前,谁就取饮。而今天我们望着流水轻轻浅浅地流淌,瑟瑟秋风中的落叶缤纷,满地黄花,从从容容,随意潇洒;如饮清茶一杯,柔和醇香;是尘埃落定的坦然,是人生岁月的花开,是万丈红尘之中的静雅。夕朝往复中,芳华随之消逝。

  栗下古村最吸引人的还是那迷人的红土丘,天然形成的冲刷沟酷似西北茫茫沙漠,让人追古怀远,感慨万分。可以有“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的豪情,亦可有“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落寞……对于我而言,这片浓缩版的沙漠让我有种“风力掀天浪打头,只须一笑不须愁”的从容。有些景,看是景,细细品尝,终究是人生梦一场,何不静听沙漠风响,看那一层层鳞状,今天与昨日未必一样。

  游走尚贤栗下古村,叹一句岁月的飘渺,苍白了谁人的年少。岁月如歌,你我都可以细细品味。可是,却不允许我记下所有的美好,只留下断断续续的浅痕,把故事点点凝聚在此刻,看也不清,摸也不能,只是用心去感受岁月沧桑的故事里,积淀着厚厚的文化底蕴,书写着一个个富有生命的跳动。

回复

回复标题:
回复内容: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