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线:18291891286/029-88662823
当前位置:首页>>行业风采>>春归何处
春归何处
日期:2020-03-23来源:云南怒江泸水公路分局作者:再兴

云南怒江泸水公路分局  再兴

  午后,倦意。

  

  如此周末,渴望来一场春雨,灌醒深埋在土里的一切时光。点一支烟,呲呲燃烧的烟丝,继续麻痹着倦意。不问季节,下一杯茶,我似乎闻到了春的气息,轻唤着那颗在柴米油盐中逐渐顿化的心,像春风春雨。

  

  于是,决定带着孩子,出去走走。一路上,绿意包藏无限,春已如期而至。任你寻春踏青,那蓬勃的生命底色静悄悄地陪着你,毫不张扬,却从来相识。

  

  绿水肆意,百花斗艳,杨柳依依,最是樱花撩人。近些年,越来越多的地方都十分青睐樱花,在林立的大厦间,在延绵的山道旁,以璀璨夺目的视觉冲击,丰满着人间情调。可我独爱木棉,爱它老态龙钟的姿态,少一分妖娆,多几分伟岸之美。

  一路寻着春的气味,看着孩子兴奋无比,不自觉地回忆起我的童年。这时日,应该是放马河边、割草摘花、捕鱼摸虾。老辈们头顶烈日,驾着老牛,一遍遍翻犁着土壤,种下应季的庄稼,祈祷风调雨顺,来年丰收;夕阳下,一伙老头蹲在农屋前角落,吸着烟袋,谈天说地,眼睛放光,为白日里的劳作三两亩薄田而满足。

        

  村庄掩映在松林间,松涛阵阵,一日三餐,日出月落,春去秋来。在农村,村民们无暇赏春,却活在春里。看着孩子的天真无邪,一时间笑中带泪。

        

  山中绿意已浓,古人自来推崇踏青养心,他们跋山涉水,或结伴、或独行,跃过山川大地的沟沟壑壑,或避世、或出仕,都将他们参悟生命的答案注入诗词中,寄寓于春,点拨世人,哪怕过了千年,依旧新鲜。

        

  走着走着,来到了山间桑葚种植园,一番打听后,懂了进园的规矩。因消费模式迎合了大众,所以颇受大家欢迎。果园规模较大,游人如织,桑果铺落一地,多半是人为。进去以后,才发现这就是大人带小孩子的好去处,更像是孩子乐园。

        

  桑园离城不远不近,倒也有些踏春的滋味。孩子一到园中,就不愿被大人束缚,我会心一笑,索性让他滚爬起来,看着他显露“猴子搬包谷”的天性,我明白,需要修正的行为举止,也正是孩子成长的印记。

        

  风洗峡谷,绿意盎然,江水淘尽黄沙,碧江壮美悠远。春不止属于花与草,更归于水。不由吟出: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穿越千年,走到圣人身边,听着他的梵语,岁月随风悄然声响。

        

  川归何处?分明是有预见的,静悄悄、平淡淡,不出英雄。看着流淌千年的江水,看着傍江的路,略感忧伤。一路走来,路与江相互成全着,沧海桑田中,路上泥泞翻飞,尘土飞扬,留下一串串背影,装满人类的饥渴和满腔激情。曲折小路写满外婆故事,康庄大道彰显中国力量。

        

  历史可见,许多大贤都在路上思考,奔跑,寻找,这孤独的过程让生命变得可爱,可敬。人之于路,其实比家亲密,因为是路让生命群体的梦变成现实,而有些人,走在路上,却把自己遗忘在路上。

        

  路上有春,太容易被人忽略,因为匆忙人生容易让人变得焦虑,人们总是习惯奔波在路上,自然也难以收割路上的春。莫名中,人们像一只只困兽在原地打滚,很少有人能在路上顿足回顾,安放灵魂。人们把远方看得过于神秘。

        

  芦苇在风中俏皮地挥手,不顾冷暖,对着过往人群热情问候、送别。花吐蕊,草吐舌,说春如约而归,方知浅薄,我们是否有足够的情怀相约春天?

        

  林满草茂间,也遇风送黄叶,觉来伤春多余,叫人想起张旭的《桃花溪》 :

        

  隐隐飞桥隔野烟,石矶西畔问渔船。

        

  桃花尽日随流水,洞在清溪何处边。

        

  回到家中,孩子已熟睡。天色已晚,收起心底的声音,带着不悲不喜的故事,在夜色中低眉打坐。


IMG_20200322_104443.jpg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回复

回复标题:
回复内容: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