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线:18291891286/029-88662823
当前位置:首页>>行业风采>>走在希望的路上
走在希望的路上
日期:2020-10-14来源:甘肃环县公路段作者:敬玺执

甘肃环县公路段 敬玺执

“... ...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有了路。”读了这么多鲁迅先生的文章,也就《故乡》中的这一句算是略懂一二。我和我的羊群就在山前的土洼上就踏出过一条羊肠小道。父亲也讲过门前的那条简易公路是乡亲们赶着毛驴去公社交粮赶集走出来的,我就是从这羊肠小道走上了交通强国的大道。

2000年春,这条路上突然多了许多装满土石的自卸汽车,那个年月修路还是以工代赈的形式。听务工回来的家人说这是政府在这里修石子路了,有这石子路娃娃们上学就不怕雨天路滑了,将来日子也有了盼头。对于我来说更感兴趣的是那五颜六色的石子,黄土高原石料匮乏,砂砾中的石头在我看来是稀缺玩具。

2002年秋,一条黑色长龙缠绕了家乡的山山岭岭、梁梁峁峁,柏油马路直通道教圣地老爷山。每个清晨都会从处远的镇上传来悠长的汽笛声,通往县城的班车又发车了。这汽笛声勾起我魂牵梦绕的县城,无数次幻想着去县城的路,无数次想象着县城的样子,所以就盼望去县城参加中考的日子快点到来。但按照村里的一般惯例,要是考上了,还能去县城读几年书,要是考不上,这也许是唯一一次去县城的希望了。2005年的夏天,这一天终于等到了。汽笛响起,我和同窗们用目光记录了沿途的每一处风景。坡陡弯急的道路,天热拥挤的车厢,早已被进城的兴奋所掩饰,3个小时的车程还意犹未尽,车子却已到达目的地。很幸运县城给了我多来几次的机会,环县一中的录取通知书几周后不期而至,金秋的九月我正式进城了。不幸的是那几年每到放学或者开学都有雨雪相伴,回家的路或被洪水冲断,或被大雪封堵。于是便有了一种习惯,每次出发前几天先打听“路通着么?”

时断时通的路走着走着,便走出了上省城的希望。一份兰州交通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寄到了母校,这次走一遭去省城兰州的大路是势在必行了。出于对铁路的好奇,带着父亲特意从宁夏绕道坐了去兰州的火车,7个小时的车程又一次兴奋的一夜未眠,父亲也只叹这火车行驶平稳再也感觉不到晕车了,尽管当时还只是绿皮普速列车。在金城还未完全苏醒时到了这个将要生活四年的地方,在这里老师首先讲的是“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从业精神。后来方才知道当年的石子路是砂砾路面,那时断时通的油路是沥青混凝土路面,那1435mm轨距的钢轨下面、有枕木、道砟、有道床,有建设者的智慧和汗水。更让人兴奋的是一次国家铁路网规划课上,地图上赫然看到银西高铁穿环县县城而过,而且就在十三五规划里面。我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父辈,他们都笑:“这娃说嗨话着哩,咱这地方铁路都没得通,还高铁!”。

毕业后虽没有像同学们那样去逢山开路,遇水架桥,但从三晋大地到环江河畔,从铁路扩能到公路养护也和路结下了不解之缘。回家的那条路也不知走了多少回,曾几何时我渐渐忘了打听“路通着么?”这忘却的习惯应该是“四好农村公路”的建设和农村公路列养率的稳步提升所致。截止2020年底,不仅当年的“嗨话”要马上成真,环江两岸甜永高速、国道341线也在紧张有序的建设中。

由于工作经常在路上,常有路边散步的老人问:“想都没敢想在咱们这个地方这辈子把高铁高速都见了,这211国道是不是又要加宽呀?”这才猛然想起,鲁迅先生的原话是“希望本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这正如地上的路;... ...”。想要脚下的路走的宽,走路的人就得怀揣坚持走下去的信念。古稀之年的老人尚且有大路拓宽的希望,我们新一代的公路人何不坚定信心,乘风破浪。毕竟人民有信仰,国家有力量,民族才有希望嘛!

回复

回复标题:
回复内容: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