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线:18291891286/029-88662823
当前位置:首页>>文学风采>>几瓣糖蒜
几瓣糖蒜
日期:2018-09-27来源:作者:石君

        常言说“八十老,爱的小”,我在家里排行老末,自然得到了父母更多的偏爱。


        小时候,我对爱的感受多是物质上的,比如,妈妈赶集回来,总忘不了给我和哥哥买一些糖果,但这些糖果的分配总先尽着我。等我慢慢长大后,感觉父母的爱不只体现在物质层面,他们也常常用一些好的传统和习惯感染、影响、教育儿女。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从部队复员后被安排在柳林收费站工作。当第一次拿到真正意义上的工资时,我首先想到的是父母辛苦了一辈子,为了全家过好日子,省吃俭用,可以说没有正儿八经在外面的饭馆吃过饭,我现在工作了,挣钱了,我要请他们到城里的饭店吃顿大餐。谁料我的想法遭到爸妈的坚决反对,妈妈说“不逢年,不过节,一天白米白面吃着,还吃啥大餐,一顿饭花几百元不值”。在我的一再坚持下,爸妈最终做了让步,说在铜川吃碗羊肉泡就行了。


        要吃羊肉泡,在铜川首选的应该是红旗街的民族饭店。这一天,我和爸妈早早乘车赶到红旗街,清早吃羊肉泡的人不算多,找位置坐下,我要了三份优质羊肉泡、一大盘糖蒜、泡菜。当妈妈听说一份优质羊肉泡要花八元钱时,借口他不爱吃羊肉泡,换成普通的就可以了,我笑着说:“不就多花两块钱嘛,票也买过了,下次再要普通的”。


        第一次向父母表孝心,总算比较完美的结束了,准备离开,妈妈却看着盘子里剩下的几瓣糖蒜对我说:“虎子(我的小名),要个小塑料袋,把糖蒜装走。”我说:“就几瓣糖蒜,不装了”。“几瓣糖蒜也是咱花钱买的,你不拿,服务员倒进垃圾桶不就糟蹋了”。妈妈坚持要打包,挨着我们桌吃饭的几个人把脸扭过来看,弄得我十分尴尬,暗自埋怨妈妈咋是这样小家子气。


        我对妈妈说:“人家就没准备塑料袋,咱走吧......”。可妈妈还是执意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把糖蒜包起来装进了手提包,没有一点不好意思。


        回家的路上,爸爸语重心长对我说:“你妈一辈子节俭习惯了,这是咱们家日子能过到今天的重要原因。现在你有了收入,日子好过了,但可不能忘了老祖宗勤俭持家的古训,常思一粒一米来之不易,才能把日子过好”。


        如今,妈妈已经离开了我们,每当我想起她从餐桌上抓起那几瓣糖蒜的场景,心里就有一种愧疚。母亲是伟大的,我后悔没有帮母亲打包,因为那不是简单的几瓣糖蒜,那是母亲固守一生的节俭精神,那也是祖辈留给我们儿女最最珍贵的精神遗产。

        

回复

回复标题:
回复内容: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