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线:18291891286/029-88662823
当前位置:首页>>文学风采>>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日期:2019-01-10来源:分宜公路分局作者:郭义民

    

    马上又要机构改革,年已达知天命,心虽不再惶惶,却经常权衡得失,多感慨!兹录如下:

    人是群居动物,我们60后中很多人几乎从参加工作起,就一直“从一而终”。 一辈子的悲喜,一辈子的荣辱,一辈子的平淡与激荡。虽不是为单位而生的,却要在单位里终老。

    最肥美的单位,油水足;最舒心的单位,人事简单。很多人都希望两全其美,油水既足,人事又简单。殊不知,世间没有双全法,大凡油水肥美的地方,周围总会埋伏着无数的欲望,欲望丛生的地方不会有优雅和谦让。

    如果过生活图的是清净和轻松,清贫的单位,反而会活得简单。没有尔虞我诈,没有勾心斗角,没有争名夺利,没有得宠失宠,没有欺侮霸占,除了几个干巴工资,几个干巴人,一缕清风,一轮朗月,没有大风光,却有大自在。即使没有清风朗月,心也是朴素的,有诗的内心绝不多生一丝贪婪,养个花,种个草,逗弄只蛐蛐儿,便觉得到了人生的全部。

    如果你天生喜欢在利益之间周旋,在上司面前献媚,然后玩阴的,耍横的,左右逢源,两面三刀。也可以,每个人都是为利益而飞进飞出的鸟儿。人生没有双赢,只有你成我败,或两败俱伤,你要玩的起阴暗,不能一面腹黑,一面装清高。

    在一个单位里待久了,一眼看不到头,一眼又看到了头,明知痛苦,却无处可逃。生活除了重复就是重复,不咸不淡,毫无新鲜可言。时不时会陷入到痛苦不堪的情绪之中,觉得一辈子的光阴不死不活,再无改变可言。明知这个地方不是自己最好的归属,却还得死皮赖脸地待下去,把它待成最后的归属。

    就这样跌进了重复的、光阴的、单位的深渊。挣扎着,在得与失之间进退两难,在荣与辱之间忍气吞声,在脸色与角色之间委曲求全。从正直善良,看不惯小人,见不得卑鄙之事,到眼里容得下沙子。多少挣扎,最后都演变成了自我折磨。挣扎,成全了另一种意义上的苟且,无论挣扎到多累多痛,始终不愿让别人看出来。表面上,还得装作强大,迎来送往,欢声笑语,泰然自若。只等喧闹散后,暗夜里,惟一颗破碎的心,惟一个悲怆的自己,彼此形影相吊。骂一阵,笑一阵,爆发一阵,冷静一阵,怨愤一阵,宽慰一阵,一阵在胸腔,一阵在九霄,一阵英雄气长,一阵英雄气短,但长阵更短阵,无处觅归程。

    要想在一个单位顺利地待下去,你所要做的,只能是战胜自己。要么强大到你不可或缺,要么弱小到凡事都逆来顺受。人世间,多少人,以这种泣血的方式,换取着单位里的一点点日月天光。

   到后来,一辈子的光阴,实实在在地扔在了单位里头。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无论来的时候曾经多么光鲜亮丽,单位最终还给你的,不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子,就是一个皱纹纵横的老太太。

     

    

回复

回复标题:
回复内容:
验证码: